公告:80分类目录网(www.whlykj.net)专业分类目录平台,收录各行业优秀网站(违法站勿扰),快审仅需20元/站,永久收录!合作QQ:160-204-68

快速审核,网站广告合作请联系我们
新站提交
  • 网站:27936
  • 待审:4386
  • 文章:3689
  • 会员:1676

近期云南省查处的孙小果案件,引发了社会公众和媒体广泛关注,现将相关情况通报如下:

第一,案件来源和办理进展。2019年3月中旬,昆明市政法机关在办理一起故意伤害案中,发现犯罪嫌疑人孙小果系1998年一审被判处死刑的罪犯,昆明市委遂及时向云南省委报告。省委高度重视,要求对该案深挖彻查,依法办理。省、市有关部门及时成立专案工作领导小组,对孙小果前科犯罪、刑罚执行以及其他违法犯罪全面开展调查和审查。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进驻云南后,将该案作为重点案件督办。目前,案件办理取得了阶段性进展,相关部门已对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巡视员刘思源、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局长朱旭、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原专职委员梁子安、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监督庭原副庭长陈超以及孙小果重要关系人等11人采取了留置措施,对孙小果出狱以后所涉系列刑事犯罪案件中的9名犯罪嫌疑人执行逮捕,23名犯罪嫌疑人予以刑事拘留。

第二,孙小果的主要家庭成员情况。孙小果母亲孙鹤予,曾用名孙学梅,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原民警,因包庇孙小果1994年强奸犯罪被开除公职,于1998年被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继父李桥忠,1992年与孙鹤予结婚,1996年从部队转业到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任副局长,1998年因在孙小果1994年强奸案中帮助孙小果办理取保候审受到留党察看两年、撤职处分,2004年任五华区城管局局长,2018年10月退休;生父陈某,昆明市某单位职工,1982年与孙鹤予离婚,1996年因脑溢血中风瘫痪后病退,2016年8月20日去世;爷爷陈某清、奶奶陈某芬,分别系某中学原职工,已去世;外公孙某翔、外婆吴某兰,分别系某铁路局、某针织厂原职工,已去世。

目前,孙鹤予、李桥忠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已于2019年4月3日被采取留置措施,接受调查。未发现孙小果生父陈某涉及孙小果案。

第三,孙小果在监狱服刑期间因实用新型专利被认定为重大立功获取减刑情况。经查,孙小果在服刑期间,孙鹤予、李桥忠与监狱、法院相关人员共谋,利用并非其发明的“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申请实用新型专利,达到认定重大立功帮助其减刑的目的。目前,已对涉嫌徇私舞弊减刑的省监狱管理局1名干警、省一监1名干警、省二监2名干警采取了逮捕措施,其他涉案人员正在调查中。

第四,孙小果1994年犯强奸罪未被收监执行情况。1994年10月28日,孙小果因强奸案被捕后,孙鹤予、李桥忠四处活动,孙鹤予向办案部门提供了孙小果患病虚假证明,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部分领导及干警徇私枉法为孙小果办理了取保候审,并在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其三年有期徒刑后,办理了保外就医手续,导致孙小果未被收监执行。1998年,经昆明市有关部门调查并问责,分别对盘龙公安分局预审科原科长李万鸿、民警方永昌以徇私枉法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和四年,对盘龙公安分局其他4名民警分别给予党纪、政纪处分。

目前,由于该案时间跨度长、案情重大复杂,省市有关办案部门正在按照中央督导组和省委的要求,对孙小果1997年犯强奸罪一审被判处死刑后,二审、再审改判以及刑罚执行和其他违法犯罪加紧开展调查工作,依法全面深入彻查该案,对在案件中为孙小果提供保护的国家公职人员、关系网和“保护伞”,坚决一查到底,依纪依规依法严肃处理,绝不姑息。相关工作进展情况将适时向社会公布。

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

相关报道:孙小果的生父身份不再是谜,那么生母呢?躲在幕后的其他人呢?

摘要:几十个“小官”甚至普通公职人员的相互勾结,就能让一个死刑犯“死里逃生”,背后暴露的问题可能更为严重。

生父身份不再是谜 但孙小果案背后问题或更为严重

孙小果的父母到底是何方神圣?在舆论的千呼万唤之下,今天,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终于公布了孙小果案的最新进展,正式澄清了坊间流传的关于孙小果家庭的各种“传奇背景”。根据通报,孙小果的生父陈某为昆明市某单位职工,已于三年前去世,生前与孙小果案无涉。案件办理也取得了阶段性进展——11人被采取留置措施,9人被执行逮捕,另有23人被刑事拘留。

早在1994年,孙小果就因参与一起轮奸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但他却神奇地“在监外执行”;1998年,一天牢没坐过的孙小果,又因强奸多名女性,其中包括未成年人,并有当众强奸情节,以及犯有故意伤害罪等罪名,被当地法院数罪并罚,终审判处死刑。诡异的是,孙小果不仅没有伏法,反而在狱中成了“发明家”,申请国家专利并获得多次减刑而出狱。

而其出狱的具体时间至今仍是个谜团。

若按照正常程序,获得减刑的孙小果最快也要在2012年8月才能出狱,但实际上早在2010年,孙小果就已经以“李林宸”的名义在狱外活动,注册多家公司,并成为昆明夜场上尽人皆知的“大李总”。

死刑犯摇身一变成为夜场黑老大,孙小果案爆出后,瞬间引发舆论哗然。而由于真相的缺位,坊间关于孙小果的家庭背景、生父身份等有太多猜测。这些猜测又让这样一宗本就耸人听闻的案件,变得更加扑朔迷离。由于群情激奋,这一案件几天前还引发了中央督导组的关注,要求将其办成铁案。

外界对于孙小果案的真相有多渴望?从舆论对一则新闻的大面积误读中,就可略窥一二。昨天中午,多家媒体推送了这样一则报道:近日,云南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将孙某某等9人恶势力犯罪集团涉嫌诈骗、敲诈勒索、寻衅滋事一案移送昆明市盘龙区检察院审查逮捕。该案系中央督导组交办案件,经该院审查后,批准逮捕8人,不批准逮捕1人……“昆明”“孙某某”“中央督导组”,这则通报中巧合地出现多个与“孙小果案”相同的要素,不少媒体条件反射式地以为“孙某某”就是此前报道的“孙小果”。而昆明相关部门随后迅即回应,孙某某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并非孙小果案,只是同姓而已。

虽然闹出乌龙,但舆论近乎一边倒地误认为孙某某就是孙小果,显然是因为孙小果案太过于怵目惊心,挑战了舆论关于法治、公平正义的普遍认知。而孙小果案所引发的关注,以及孙小果背后是谁的久问无果,也已经让舆论对当地政府部门的公信力产生了不满与不信任。

云南今天发出的官方通报,对孙小果的主要家庭成员情况,在监狱服刑期间因实用新型专利被认定为重大立功获取减刑情况,以及1994年犯强奸罪未被收监执行情况等,进行了较为详尽的说明,算是回答了舆论的关切,也基本起到了释疑解惑的作用。

从通报来看,孙小果家庭背景并不如外界所传的那般显赫,主要家庭成员也算不得什么高官显贵。虽然,孙小果案的剧情走向与舆论印象中的“官二代”相去甚远。不过,一个普通的“小官”甚至算不上什么官的普通民警,却依然能够内外勾结,展现出“通天”能量。这就引向了另一个值得追问的话题——

几十个“小官”甚至普通公职人员的相互勾结,就能让一个死刑犯“死里逃生”,背后暴露的问题可能更为严重。

另外,从通报可以看到,孙小果的母亲孙鹤予,身为一名普通民警,曾因包庇孙小果被开除公职并获刑五年。不过,在通报中,对于孙鹤予的用词却是“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已于2019年4月3日被采取留置措施,接受调查”。

这间接说明其依然存有公职。有着刑事犯罪前科,却依然是公职人员,这显然也有些吊诡。

让普通公职人员蝇营狗苟,获得“通天本领”的问题出在哪里,哪些环节存在疏漏,背后还有什么尚需调查、尚未公布的细节?对此,当地有必要进一步梳理舆论的这些追问,并根据调查的进展,适时发布相关信息,进一步为舆论释疑解惑。期待当地通过堵塞各种伤害法治、公平正义的程序漏洞,形成一个杜绝下一个“孙小果”出现的“防护网”。

(相关报道:当“关系”践踏法律,只有看得见的行动才能重塑舆论对法治的信心)

新华社北京5月29日电 云南逃脱死刑的孙小果的后台到底是谁?这一舆论极度关切、猜测和讨论热度不减的问题终于随着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的情况通报有了答案。不同于网友倾向的神秘“大老虎”的出手干预,事实的真相是一群“小苍蝇”的联合包庇,然而正是这样的事实,让网友更为惊讶和不解。

一群“小苍蝇”的权力竟然如此巨大,大到可以让作恶多端的当事人三番两次逍遥法外,无辜受害者的基本正义20多年得不到执行,法律的权威被减刑“潜规则”和程序漏洞利用,司法尊严恰恰被一群“害群之马”践踏。

如此匪夷所思,所以舆论的关注度才热度不减,而随着更多信息的披露,显然还有更多疑问需要厘清。包庇孙小果案中一些涉案人员既然已经得到了处理,那孙小果作为当事人本身为何依然可以多年逍遥法外,改头换面,直到被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和云南扫黑办再次揪出?当“关系”践踏法律的孙小果案件重回公众视野,更多的问题亟待解答,详尽的调查结果亟待公布,网友对这一案件之关切,恰恰是呼唤迟到的公平正义来得早一点再早一点,也唯有如此,才能让舆论看到推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坚定决心。

公平正义是民众对法治的最高期待,公平正义不仅要实现还要以人民群众看得见的方式来实现。在孙小果案中,舆论的迫切呼唤恐怕需要相关当事人重新回味这两句话的意义。

目前,相关部门已对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巡视员、原副局长等重要关系人采取了留置措施,在对处理孙小果案背后“关系网”和“保护伞”的表态中,用了“坚决彻查、一查到底、绝不姑息”等词语。下一步需要更多透明且及时的信息才能彻底消除疑问,信心需要更多切实的行动才能重塑。

彻查孙小果案 比比到底谁"后台"硬

昆明孙小果,不再是“谜一样的男人”。

随着28日云南省扫黑办公布调查进展,他的家世摊开在所有人面前——

祖父母、外祖父母均只是职工,现已去世,生父23年前就中风瘫痪从单位病退,2016年病逝,经查与孙小果案件无关。

和案件有关的是孙小果的母亲和继父,其母孙鹤予曾是民警,因包庇孙小果1994年强奸犯罪,1998年被单位开除并被判刑5年;继父曾在当地公安分局任副局长,因同一件事被撤职,后在区城管局局长的职位上退休。

目前这两个人因涉嫌严重违法违纪,已经被有关部门采取留置措施。

民众叫好的同时,也不免心生疑惑:孙小果的家世算不上显赫,后台更不是神通广大的“孙悟空”,为何孙小果仍能不断减刑,为何他出狱后仍能成为“昆明一霸”,横行如此之久?

通报虽然没有给出明确答案,但答案也呼之欲出,孙小果虽没有传言中的“高官生父”作为保护伞,但却利用关系网在当地深深扎下恶根。因该案一同被采取留置措施的一共11个人中,除了孙小果父母,云南省扫黑办的通报还点了4个国家公职人员的名:

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巡视员刘思源、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局长朱旭、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原专职委员梁子安、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监督庭原副庭长陈超。

长安君认为,在孙小果案进一步深挖彻查的同时,对舆论的两种担忧,是有明确答案的:

担忧一:孙小果作恶太多,其母亲和继父又“官职太小”,通报隐瞒了他背后真正的“后台”。

孙小果还有没有更大的后台和背景?答案不是靠猜、靠蒙、靠直觉,更不是靠捕风捉影人云亦云。一个人的家庭背景、社会关系瞒不过也遮不住,谁给孙小果牵线搭桥,谁帮孙小果“死里逃生”,谁在背后给他撑伞遮阳,要让拼图逐渐变得完整,依靠踏踏实实抽丝剥茧的调查,必然能得出丁是丁卯是卯的结论。

没有人不痛恨保护伞,但揪出保护伞打稳打狠,必须实事求是,绝不能让对正义的追求蜕化成阴谋论。扫黑除恶关系百姓生计、社会稳定和国家长治久安,严肃性毋庸多言,必须秉持不枉不纵的原则,而不能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吃瓜心态。

担忧二:如果孙小果的后台“特别硬”,扫黑除恶不敢打,也打不了。

扫黑除恶敢不敢打“高级别”的保护伞?提出这种问题的人,太低估中央推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决心。中央查处包括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在内的各种违法违纪,绝不存在触碰不到的天花板。要知道,云南因违法违纪被调查的官员,可不止此次被点名的四人,前不久,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发布消息,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法违纪,正在接受审查调查。

对云南的省委原书记尚且“敢打”,试问还有谁不敢打、打不了?无论是谁,只要触犯党纪国法,必定会彻查到底、绝不姑息。千万不要和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比后台”“比背景”,因为没有人比扫黑除恶的后台更“硬”——我们的后台是党和人民,这就是扫黑除恶拔除一切保护伞的力量之源,更是扫黑除恶必将取得胜利的成功之本。

疾风骤雨荡尘埃,没有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就没有孙小果案今天的深挖彻查。

从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到通报进展,彰显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来得必要、中央督导来的及时,媒体和舆论对此案的关注,也正说明扫黑除恶对准群众反映最强烈、最深恶痛绝的事,扫到了每一个人的心坎上。

这是一项民心工程,更是一场人民战争,惟有积极发动群众力量,做到人民关心、人民参与、人民监督,才可能真正实现扫黑之净,除恶之尽。也是在28日,全国扫黑办12337智能化举报平台正式上线,这个全国扫黑办的“直通车”,拥有高度的安全保密性,汇集人民之力去发现黑恶势力违法犯罪线索,让专项斗争前进的步伐更加精准、持续。

船到中流浪更急,人到半山路更陡。孙小果案的深挖彻查,必将成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一个醒目路标,直指前方的河清海晏、天朗气清!

关键词: 云南十大恶人孙小果 孙小果 孙小果案件 孙小果最新消息
精彩推荐

360健康官网启用360jk.com 医药类域名前景大好

时间:2016-06-03

昨天,360健康宣布在2015年底就已完成规模为1亿元A轮融资,目前官网使用域名为360jk.com。早在今年3月,360健康网更名为360好药网时,启用新域名360haoyao.com,不过目前36...

谷歌女神阿曼达·罗森勃被指靠色诱布林上位

时间:2013-09-04

Google Glass营销经理阿曼达罗森勃 科技界从来不缺八卦新闻。据英国《每日邮报》披露,被誉为谷歌(微博)女神、现年27岁的Google Glass营销经理阿曼达罗森勃(Amanda Rosenbe...

快审网站推荐
随机网站推荐

温都水城2016.11.25

温都水城,www.wendutuantihuiyi.com,温都水城,网站详细...

吉首市人民2017.04.08

吉首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以地方政务、经济发展、公共服务为中心,...

LihooBlog2017.02.11

LihooBlog,www.lihoo.org,软件开发,电子商务,数据库,杀毒,网...